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 还有,朝思暮想的「动物大迁徙」──坦尚尼亚Serengeti大草原与肯亚Masai Mara保护区间年年上演的大规模动物迁移活动。

高达数百万头牛羚与斑马随乾雨季变化、逐水草而走:一二月份在Serengeti东南方,三四月往南方与西南方移动,五六七月至西偏北方Grumeti河一带,继之续往北走,九十月间跨越国境渡过Masai Mara河抵达肯亚,十一十二月再往南回到Serengeti

有极高比例的动物会在这旅程中疲惫衰老或遭猎食攻击死去,同时却有众多宝宝在草质蕴含丰富矿物养分的南方诞生,週而复始,生生循环不息。波澜壮阔的集体移动,至今已然持续数万年时间。

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而由于此行来得稍晚,本以为大伙儿已经渡河远走、极有可能就这幺遗憾错过;没料到抵达前连日几场罕见大雨,原本乾季已尽枯竭的草树水源一一重新复绿新萌,引得迁徙队伍有的就此停下脚步、有的提早南返。于是依旧得见这声势浩大阵仗,惊喜震撼无比。

却也不得不对此稍有忧心。和司机导游聊起,都说近年来气候变异,原本分明的乾季雨季界线开始模糊,迁徙路线也变得混乱,这已然维繫数万年的自然定律,究竟能够延续到几时?

甚至到得最后一日,原本早已心满意足準备满载赋归。结果,极度戏剧化地,Safari之神再次对我们展开笑靥:

就在将抵机场20分钟前,道旁路上赫然得见一只花豹树上悠闲懒躺,毛色斑斓华美、神情恬和自若,身畔还挂着吃了一半的斑马食物,剩下的两足风里犹自晃荡

赫赫有名的「非洲五霸」:狮子、大象、水牛、犀牛、花豹,竟然就这幺让我们全数蒐集完毕,功德圆满!

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荒原上,尽情享乐

而Safari 行程中,荒野里驰骋寻找动物影迹之外,一如行前所望所愿,穿插其间的种种享乐项目活动更是日日的亮点。

比方最喜爱最期待是,每天中午的野餐。草丛间树荫下,架起桌椅摆好刀叉餐巾倒上葡萄酒,铺开一早旅馆精心烹煮好的各式从沙拉前菜主菜甜点一应俱全的美味佳餚,以前方或跑或走或安闲吃草张望的成群牛羚斑马长颈鹿景致佐餐 比起路上偶而得见的其他猎游客之光是团团围着吉普车引擎盖、一人一只三明治草草解决,着实无与伦比的,奢华时光。

比方Tarangire的热气球,黎明时分、天还濛濛亮之际冉冉升空,无声平滑飞行过平野河谷林树峦山。居高临下,眼所见全转为另一重更立体更壮丽的视角。偶而发现了动物群,驾驶还有些淘气地下降逼近、用力拉动引擎发出轰然响声,一路追逐千羚万马四散奔腾,虽说心中对如此惊扰大家颇有歉意,却仍禁不住为眼前景象讚叹不已。

热气球降落后,还细心安排了香槟早餐。非是平素野餐的大多冷食,佐搭庆贺香槟的,竟是直接树下架炉煎烤的热腾腾蛋捲鬆饼培根番茄,排场不同凡响。

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当然还去造访了马赛族的村落。21世纪此刻,科技文明现代生活早成理所当然的时代,却还有如此多的人依然拥抱护守着自己的信念和传统,野地里自然里过着千百年来始终不变属于自己的生活。听着看着他们欢悦的歌声和舞蹈,真心敬佩撼动。

还有,捨了吉普车,直接亲身步行体验的「Walking Safari」。早晨,在Serengeti的Grumeti河边,荷枪实弹的嚮导与士兵前后审慎保护下,群群河马或是河里吐着泡泡喷着气悠悠浮出头身来,或是对岸好巨硕一只隔水和我们两相对望。神情样貌卡通般逗趣,让人怎幺样也无法和传说中的凶恶本性连结起来。

Tarangire的Walking Safari时间则在傍晚,一行人缓步漫行过雨季时原是沼泽区、乾季又成另一动物群聚处的芒草地。

斜阳晖光里,攀上巨石错落的小山高处,那儿,侍者们早已先一步来到;铺着白桌布的长桌上摆满醇酒和小菜,等着我们举杯,一边小酌一边欢谈,同时凝望,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一轮红日金光万丈地映照着广漠草原以及草原上的动物们,静静沉没在非洲的天际线上。而后,渐暗的微光里,清明天幕下格外绚丽的星星,一盏盏顺序打亮成点点河海般漫天闪耀。

──是的。我终于亲眼看到了这个世界,也终于,亲身体验了这样的旅行。

毫无疑问,已成我至今旅历里,最灿烂最精采绝伦的一章。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SkySafari:翱翔驰骋,在非洲大草原上(下)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