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在文革前直接导演了一些大型歌舞,篡改历史,神化毛泽东。周参与歌舞剧《东方红》的编排,特意淡化“八一南昌暴动”,突出“秋收暴动”。周还亲自领导《东方红》电影的拍摄,高价从伦敦购买优质胶片。港媒曾指出,周恩来将个人政治生命放在了首位,充当毛泽东的“继续革命”的同谋者与执行官。

中共总理周恩来能多肉麻直接导演大型歌舞神化毛泽东

周恩来毛泽东(网路图片)

2016年9月,“优伯伦”在新浪博客发表题为《周刻意贬己捧毛篡改党史军史》的博文披露,周恩来在製造毛泽东个人崇拜中起了关键作用,尤其是在文革前直接导演了一些大型歌舞,篡改历史,神化毛泽东,为文革製造气氛。

周恩来是1920年底,在法国由中共最早的党员张申府和刘清扬介绍入党的。为了“谦虚”,周自己把入党时间改为1922年,以示比毛泽东晚。

周恩来贬己捧毛突出“秋收暴动”

为了突出秋收起义,淡化南昌暴动的影响,周恩来费尽心思。(南昌暴动在1949年以后被中共更名为八一南昌起义。)

为了突出毛泽东,在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如何编排上,周恩来特意大大淡化了“八一南昌起义”,认为有“秋收起义”就行了。因此导致在“文革”中一些红卫兵、造反派提出改中共建军节为“秋收起义纪念日”。

60年代为取消军衔制新设计的军装样式是有“八一”图案的,周恩来找负责设计的邱会作谈话:“南昌起义本身是正确的,但是起义后的路线是错误的。红军发展起来不是靠南昌起义,靠的是毛主席的上井冈山,靠的是毛主席的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才胜利的。”周恩来建议把此“八一”图案取消。

当时《八一风暴》的现代剧在北京献演,参与南昌起义的所有领导人几乎都去看了,但是一贯对革新的现代剧必定要看的周恩来却总是借故不去看。文化部几次请周恩来审查指导,周恩来不仅不去,还对此默不作声,不置一词。

周恩来对毛泽东的肉麻吹捧

周恩来亲自给参加《东方红》演出的人员做了7个小时的党史报告,讲述“毛泽东怎样领导党和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周恩来要求演员“要把我们热爱毛主席的心情充份表达出来”。

有人质疑“党的诞生”部份升挂毛泽东的像不合适,因为毛那时还没有担任党的领袖。周恩来则回答说:“从党一诞生,就存在这两条对立的路线。真正能代表党的,是毛主席的正确路线,这才是历史的真实。”

周恩来特意在首枚原子弹爆炸成功的当天安排毛泽东接见《东方红》的三千名演出人员。当天夜里,周恩来提出要把《东方红》拍成电影,并继续亲自领导。徐肖冰回忆:周恩来指示,在拍摄电影时,“你们一定要拍好毛主席的光辉形象,尤其要突出反映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人民的领袖这一点”。

《东方红》是个人崇拜发展的里程碑

为了把《东方红》电影拍好,周恩来特意要求外贸部从伦敦购买优质胶片,当时的外汇还是比较缺乏的。在《东方红》的摄製过程中,周恩来始终关心着每一步工作。每隔几天,他就要同编导人员一起审看样片,听取彙报,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文章说,大歌舞《东方红》是对毛泽东个人崇拜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里程碑,特别是对当时的青少年有非常深远的影响(“文革”中各地红卫兵编演的大歌舞无不打着深深的《东方红》烙印)。“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最早也是由大歌舞《东方红》中一曲《讚歌》唱出来的。到文革中发展成为“三忠于、四无限”活动的日常用语。

歌舞剧《东方红》的编排上,为了突出毛泽东,周恩来特意淡化“八一南昌起义”,突出“秋收暴动”。甚至在60年代还取消了军衔制新设计的军装上的“八一”图案。之后,中国进入了红色疯狂的“文革”岁月。

究其本质,大歌舞《东方红》就是一个充满个人崇拜并经艺术谎言刻意包装的向毛泽东表示忠心的产物。

周恩来是《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推手

在“文革”中,在广大群众之间造成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绝非林彪一人。

“文革”前期,人们最为熟悉的是在众多的群众集会上,由周恩来亲自挥臂指挥群众齐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特别是随着毛泽东接见红卫兵的记录片传遍九州大地,周恩来挥舞双臂指挥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形象也在群众中深入人心。

而这首歌本来是一首非常普通的歌,歌名原为《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1964年6月,周恩来陪同朝鲜的外宾在哈尔滨访问时,作曲者王双印演唱了此曲。周恩来听后,给予热情鼓励,并帮助修改词曲,然后正式推向全国。

毛泽东从未信任过周恩来

毕恭所着,原载于2003年9月《动向》杂誌题为《周恩来一生粉碎了两个神话》一文指出,在国家命运、人民祸福与个人利益之间,周恩来将个人政治生命放在了首位,选择了第二条道路,充当毛泽东祸国殃民的“继续革命”的同谋者与执行官。

事实上,从《晚年周恩来》一书中我们读到,周恩来的政治生命其实一直掌握在毛泽东手上,玩弄于毛泽东股掌之间,直到临终又被毛泽东决定着他的自然生命。周恩来不愿意也不可能选择这一条道路。正如他开导耿飈时所说的:“你自己不要出局”。

文章表示,对这样一位忠心耿耿的不二忠臣,毛泽东仍然从未信任过。毛不能没有周恩来的才干,但他对周恩来的威信却避忌防範打压了一辈子。某时某刻毛泽东就要出来敲打周恩来,周恩来则心领神会,识相知趣地来一番自我抹黑,自贬尊严,吹捧毛泽东的检讨表演。周恩来这种不得已的现身说法检讨表演,一方面让毛泽东获得有如刽子手在欣赏被他凌迟砍杀的对象表现出痛苦抽搐时所获得的那种超常的心理快感,尤其是周恩来是唯一当过毛泽东顶头上司而又仍然留在政治舞台上的人物,这种前领导、前顶头上司对自己俯首称臣的超心理快感,除了周恩来没有任何人可以提供。

另一方面由于周恩来在党政军中拥有无人可比的威信,周恩来在党政军高级干部面前这种自我贬低、对毛泽东权威大加吹捧的表演,又起到林彪“天才”造神运动所无法起到的更大的造神效果。如果周恩来有当领袖的野心,如果没有周恩来辅助支持,毛泽东也许与领袖无缘。

阿波罗网白梅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