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资本投入走向大者恆大,到最后将只剩一两家汽车业者的寡

由于自动驾驶的规模式发展,自动驾驶的道路可能不久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统治。

当今科技产业的竞争非常激烈,自动驾驶产业尤为如此。

从 Uber、特斯拉、Waymo 这样的新贵科技公司,到通用、奔驰、福特这样的老牌汽车公司,自动驾驶玩家们争先恐后,纷纷想抢得头筹。

今年 5 月 31 日,软银旗下的 Vision Fund 表示将向通用汽车的自动驾驶汽车部门 Cruise 投资 22.5 亿美元。Alphabet 自动驾驶部门、无人驾驶技术的领导厂商 Waymo,最近也宣布计划让车队增加 62000 辆小型货车,以组成其自动驾驶服务。

激烈的竞争既能促进产业的发展,也会花费大量成本,因此它有好有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人人参与的竞争可能会终止。因为, 由于自动驾驶的规模式发展,自动驾驶的道路可能不久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统治。

自动驾驶的规模式发展始于资料

与人类一样,自动驾驶汽车的电脑系统也拥有学习的技能,并能够随着经验的增长而改进。Ajay Agrawal,Joshua Gans 和 Avi Goldfarb 在新书《预测机器》中写道:「它们能够学习驾驶员的操作,并能在良好的驾驶操作上做出改进。」

随着资料越来越多,系统的预测能力也越来越强,最后便能準确预测前方的模糊是行人,还是阳光下的反射,并据此做出反应。随着行驶里程越来越多,自动驾驶汽车系统遇到的异常情况也越来越多,因此系统对异常情况的处理也会越来越游刃有余。

但与人类相比,自动驾驶汽车的电脑系统至少有两个过人之处。

第一,系统一旦学习了「知识」,便不会遗忘。与此同时,系统还会相互学习:不同的车辆,只要安装了相同的系统,它们就能相互学习彼此的资料。

第二,系统从来不会做出驾驶以外分散注意力的动作,比如睡着、看手机等等,而人类会,这也是为什幺每年全球会有 125 万人死于交通事故。因此,自动驾驶汽车最终应该远比人为驱动的汽车更安全。安全也是各大自动驾驶汽车公司竞争的领域,那些在安全性和可靠性方面优于竞争对手的公司,将吸引更多的司机和企业合作伙伴,它们能够收集更多资料,公司发展得更强大。

面对自动驾驶产业数量繁多、但技术水準参差不齐的参与者,监管机构可能会採取措施,让安全记录较差的公司减少测试量,或提高产业标準淘汰一批公司。

事实上,这种水準的差异会给政府造成伦理困境:是否应该要求在安全方面做到产业顶尖的公司分享它们的技术?这些公司是否应该享有更高的道路使用权?决策者是否应该眼睁睁看着一些公司使用安全性能没那幺高的软体来安装在车上而不进行干预?

2016 年 12 月至 2017 年 11 月,Waymo 在加利福尼亚州共进行了 35 万英里的测试,其中发生了 3 次撞车事故;通用汽车共进行了 13.2 万英里的测试,其中发生 22 次事故。这两家公司至今为止未发生过死亡事故,但特斯拉和 Uber 却已发生过。

自动驾驶资本投入走向大者恆大,到最后将只剩一两家汽车业者的寡

自动驾驶的规模式发展也会带来其他好处,比如自动驾驶汽车的共享服务。虽然有些人希望拥有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但市场可能会倾向于将自动驾驶汽车用做共享服务。

毋庸置疑,购买自动驾驶汽车不会便宜。但是如果将自动驾驶汽车用做共享服务,汽车每英里的费用会低于私人轿车。同时,如果你购买属于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这些汽车大部分时间都处于闲置状态,会造成极大的浪费,共享服务能让汽车发挥最大的价值。

此外,共享汽车属于集中式设备,私人轿车属于分布式设备,而在维修保养方面,集中式设备比分布式设备更有优势,因此共享自动驾驶汽车的维护和其他成本应该较低。

目前,人们可能还是会为了乘坐方便而购买私人轿车。这样一来,乘坐方便,是私人轿车的额外价值。然而,随着使用者群的增长,汽车共享服务业务也会像自行车共享业务这样,变得更加方便、更加快捷。

一个地区的乘客越多,共享车辆就越多,而使用者在附近找到车的可能性就越大,等待的时间就越短。如果等待时间变得非常之短,随叫随到,那幺私人轿车的额外价值便会消失。

如果你乘坐自动驾驶汽车,你可以在车上小睡,而不是时时刻刻保持注意力驾驶,你的旅途便会更加愉快。但这也造成了一个潜在问题:既然旅途更加愉快,人们的出行频率将会变得更多,导致交通堵塞更严重。

自动驾驶资本投入走向大者恆大,到最后将只剩一两家汽车业者的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自动驾驶的规模式发展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发生交通壅塞的原因,是个别司机没有考虑到他们给他人造成的不便。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办法,是迫使司机承担这些费用,对他们进行罚款。我们把这个罚款叫做「壅塞罚款」,但如果政府实施了这个罚款政策,可能会怨声载道。因此,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看到哪国政府实施了「壅塞罚款」政策。

但是,对于共享汽车来说,一辆汽车对另一辆汽车徵收的壅塞成本在该公司内部,因此公司完全有理由採取措施,比如随着需求的变化或壅塞的时长而调整乘车价格。其实,这就是另一种程度的「壅塞罚款」。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越来越发达,随着越来越少的中产阶级选择买车, 随着越来越多自动驾驶汽车公司与政府合作提供城市公共交通服务,这种「罚款」将会越来越合理。

从历史上看,从铁路到公共交通运输的规模式发展,都是先产业垄断后政府干预控制。自动驾驶产业也是如此,规模经济将同样缩小产业竞争者的行列,并创造压力让政府参与进来。自动驾驶汽车可能并不比人类控制的汽车快很多。但是,自动驾驶市场可能会从当今激烈的竞争转向寡头垄断,最后转向国家控制。而整个过程,速度将极其之快。